俄罗斯视中亚五国为后院,提防土耳其在内的其它外部力量介入

  俄罗斯将中亚地区视为自己的地缘政治空间,与中亚各国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目前俄罗斯与中亚五国之间签订了890多项双边条约和政府间协定。俄罗斯是中亚地区最大的投资者,与中亚国家的年贸易额约为350亿美元。1993年起,俄罗斯开始实行“近邻”政策,主要为了限制美国和土耳其在中亚及外高加索的影响力。1995年,俄罗斯颁布了对独联体国家战略方针。俄罗斯认为,独联体集中了俄罗斯在经济、国防和安全领域的重要利益,正因与独联体国家的特殊关系,俄罗斯被视为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域的重要参与者。

  

  安全是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首要利益。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是俄罗斯主导的区域性的安全组织,目前成员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亚美尼亚。1992年5月15日,六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塔什干签署了集体安全条约(CST),2002年,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立,该组织的性质属于军事同盟,目标是抵制威胁、保护成员国的领土完整和主权。中亚地区是集安组织的防务重点,成员国共同组建了中亚快速反应部队,每年都会进行大规模演习。

  

  在经济合作方面,1995年,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签署了关税同盟协定,旨在消除经济互动的障碍,确保自由贸易和公平竞争,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随后也加入了该协定。2000年10月,为了有效促进关税同盟和共同经济空间的形成,协调成员国融入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体系,俄、白、哈、吉、塔五国签署条约,建立了欧亚经济共同体。2015年,欧亚经济共同体升级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

  

  总的来说,苏联解体使中亚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地缘政治真空。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的外交受到了财政资源匮乏、经济危机、内部问题(社会问题、车臣战争等等)等一系列客观因素的严重限制。90年代中后期,俄罗斯当局注意到社会思想观念的重大变化,试图改变原有外交政策,“多极化”成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概念基础,中亚地区的重要性显著增加。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鉴于俄罗斯国内恐怖主义活动的增加以及高加索地区军事冲突升级,俄罗斯开始重视中亚的稳定与安全。然而,俄罗斯对发展与中亚国家经济合作缺乏重视。

  

  普京从第一任总统任期开始就在尝试整合和建立新的一体化机制,加强了与中亚各国在军事领域和安全问题上的合作,并在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俄罗斯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油气资源的开采和运输活动中,期望将中亚的能源转移到国际市场。中亚对于俄罗斯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无论是独联体、集安组织或是欧亚经济联盟,中亚国家都是俄罗斯的重点合作对象。哈萨克斯坦是俄罗斯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在经济和安全问题上严重依赖俄罗斯。而乌兹别克斯坦退出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共同体,土库曼斯坦采取的“积极中立”立场使其在某种程度上与俄罗斯疏远。

  

  俄罗斯一直视中亚为自己的“后院”,对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其他外部力量介入中亚地区事务十分敏感。土耳其试图在中亚地区发挥领导作用的愿望激起了俄罗斯领导层的不满。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即使苏联不复存在,后苏联空间仍然处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之内。进入21世纪,土耳其的中亚政策发生变化。尽管土耳其继续加强与中亚各国的经济、文化和外交联系,但是做法更加温和,避免了与俄罗斯在该地区进行直接对抗,俄罗斯同时也加强了在中亚地区的存在。尽管土耳其没有放弃在中亚地区的渗透,但土耳其与中亚国家的贸易总额和投资额有限,与俄罗斯、中国、美国等其他参与者无法相比。目前俄罗斯和土耳其在中亚地区仍有竞争关系,但对于双边关系的影响相比90年代已然大幅减少。

  文/陈羽婵 图/来源于网络

AI客服
我要咨询
我要投诉
使用帮助
常见问题